中華之后:我會省主保

Our Lady Queen of China: Patroness of Our Province


台灣及香港方濟會省主保為中華之后,慶日為聖母元后紀念日、即8月22日。

誰是中華之后?

耶穌、瑪利亞與教會

聖母敬禮在中國

奉獻中國於聖母誦

The Patroness of the Taiwan - Hong Kong Province is Our Lady, Queen of China (Regina Sinarum).
Regina Sinarum, Ora pro nobis!

耶穌、瑪利亞與教會

天主的救恩歷史中,基督奧蹟與瑪利亞奧蹟緊密相合,如古代教會中早已流行稱耶穌為新亞當、瑪利亞為新厄娃,原意該是亞當與厄娃是人類救恩史的開始。至於救恩完成的新約救恩史之初,則是指耶穌和祂的母親。

另一方面教會直接瞻仰新約中的瑪利亞奧蹟,逐漸認清她在救恩計劃中的母職身份與使命,這個母職主要在於她的轉求;因此聖母瑪利亞被稱為「保護人、輔助者、援助者、中保」(教會憲章62號),清楚明確地表達教會信仰中恩寵境界中的聖母瑪利亞,這便是有關她的真理─聖母和救主超絕地合作,因此她是信友在恩寵境界中的母親;無染原罪、天主之母、終生童貞、蒙召升天、以及她是教會之母、諸寵中保。(梵二大公會議的聖母論)

「母以子貴」,聖母生育了耶穌基督救世主,自應受世人崇敬。凡接受基督的,就該敬禮基督的母親瑪利亞,稱她為教會的母親。聖母的一生,活出了教會的理想,由聖母的謝主曲就可見到她是教會的典型與模範,值得我們讚美,我們祈求她,讓我們效法她,也能進到救恩的經驗中。所以我們投奔到母親前,母親絕不會使我們空手而歸。

回上

 

聖母敬禮在中國

聖教會在中國的傳教史中,聖母援助的光芒時見閃爍。

聖方濟沙威病臥在中國的門口上川島上,在他彌留之際,尚在切求聖母,那時也許就將他心愛的民族托付於慈母手中。果然,不久之後,緊閉著的中國門戶打開了。1583年九月八日聖母聖誕瞻禮日耶穌會利瑪竇神父等獲准在肇慶始建第一座住院,並搭蓋聖堂,祭台上供的是聖母抱耶穌像,堂的名字叫「聖者之花」,他們把聖母聖像供在顯著處,引人發問,得以趁機詳傳聖教要理。1610年利瑪竇到北京,在他獻給萬曆皇帝的禮物中,有聖母像二,一是仿畫的聖路加聖母像,一是聖母抱耶穌像。這兩張像大悅皇帝的心;以後即在此二像前,永曆帝、太后、皇后以及其他宮中五十人領受聖洗聖事。

此外,官至禮部尚書,後入閣拜相的徐光啟,對於中國聖教傳揚有極大的功勳;他的受洗進教也由聖母領入。

國人一向崇敬母性。民間流傳的孝子故事中,孝敬母親的多於孝敬父親的。天主教傳到中國後,推行聖母瑪利亞的敬禮,頗合中國民情,所以中國教友對敬禮聖母的事也格外熱忱,差不多每個教區都有供人朝聖的聖母堂,無論是患難或是喜樂,都會自然而然地想著聖母。

十八世紀起,聖教會在中國受到很大教難,中國教會由利瑪竇開教後四百多年傳教史中,歷經中國境內整個動盪不安的十九、二十世紀,內憂外患,前仆後繼,教難也捲入其中,禍患與教難至今未斷。

有很多傳教士和教友為了信仰而受迫害,所幸殉道者的鮮血是信德者的種苗,有寶貴證據顯示,在湖北磨盤山每戶教友家庭都供聖母像和耶穌聖心像,教友們在日常祈禱和臨終時都充滿虔誠依恃慈母之心。聖教初傳到中國的兩個世紀,諸善會中聖母會成立得最早,成績最著。男女熱心會員皆有,幫助少數的傳教士在男女之防甚嚴的中國社會傳揚福音,助益極大。以至教難頻傳之際,即使沒有傳教士,教友的信德還能因著會友們的努力,得以保存。

回上

 

誰是中華之后?

1924年,教宗碧岳十一世委宗座首位駐華代表剛睄暕`主教在上海徐家匯大堂召開第一屆中國主教會議(教會史上又稱上海公會議,自五月十四日開至六月十二日),大會主題是要求建立一個正常的、自由的、中國化的天主教會。會中研討適應中國地區之傳道方向,給中國教會製訂了一套全備的傳教典章,為中國教務豎立了一個新的里程碑。會議中主教們決定了把中國奉託給聖母照顧保護,並奉聖母為中華母后,事經聖座核准施行,會議開幕時舉行了隆重的奉獻典禮,會後又由總主教率領數十位主教及神父赴佘山朝聖,向天上母后舉行再奉獻禮。

此後在台灣及香港,每年五月第二個主日前夕由台灣地區主教團規定為中華聖母慶日。1974年,為奉獻中華於天上聖母之五十週年,又逢台南中華聖母座堂建立十週年慶,為重申奉獻之意,十月廿七日由台灣主教團團長于斌樞機主教主禮,各地主教、全體神父及大眾教友群集於此聖堂慶祝,當時台南教區成世光主教並宣佈該堂為教區朝聖地,敬祈天主福佑我中華教會廣揚。

回上

奉獻中國於聖母誦

這一篇奉獻中國於聖母誦,是1924年河北獻縣代牧劉欽明(Msgr. Lecroart)所撰,在當年之上海公會議通過,定於每年在中國之后節日或聖母升天或聖母無染原罪大慶日上,各堂口應在聖體前公開誦念:

聖瑪利亞,天主之母,亦為我等之母。
今將我等神形,我等能力,我等生命,我等言行,我等所有,並中華全國人民,以孝愛之真情,全獻於爾至甘至愛之聖心。
求爾為眾司鐸,及諸傳教者之母,使之皆以恆心熱愛,廣揚天主聖教。又求爾為教友之母,使之皆能日進於德,時見增廣。並求爾為教外者之母,使之皆能出離暗冥,而得信德之光。
懇求憐視中國億兆人民,皆爾聖子聖血所贖,賴爾大功之轉求,賜之同歸耶穌聖心,以得生命聖德之源,而共成一牧一棧。

回上

 

(摘自台灣地區主教團二○○四年四月牧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