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召答客問


最熱門五大問題:

  1. 我有聖召嗎?
  2. 我有成為小兄弟的條件嗎?
  3. 為甚麼要穿咖啡色長袍?
  4. 為甚麼不結婚
  5. 為甚麼神職人員願意奉獻一切?

類別:

一般

獨身 奉獻  
天主 你們 我呢?
袈裟 還俗 聖職  
 

一般

回上

我呢?

回上

你們

回上

天主

回上

奉獻

回上

袈裟

回上

還俗

回上

獨身

回上

聖職

回上

聖召是什麼?  
聖召是主耶穌對我們去跟隨祂自己的愛情召喚,正如當年方濟在聖達勉堂,聽到苦架上基督的邀請。小兄弟的聖召,乃是透過修道生活把自我的全部奉獻於天主、在祈禱與虔誠的精神中孕育微末心和手足情,那就是要成為「小」及「兄弟」,好能藉在教會及此世中作福傳。

 

回上

聖召最重要的是甚麼?

 
A: 一顆願意奉獻的心,而這顆心是常以天主聖意來作為行動準則。 回上
加入方濟會即是作小兄弟嗎?  

在漢語世界中,小兄弟會又稱為方濟會,故狹義來說,小兄弟即是方濟會士。不過,方濟會亦可指任何一會方濟家庭的團體單位,所以只屬於任何一個方濟家庭的團體單位,都可以稱為方濟會士(Franciscan)。

有關其他的方濟家庭團體單位,請看方濟家庭的介紹,詳述第二會、第三會修道的及第三會在俗的方濟家庭團體單位

回上

 

我有成為小兄弟的條件嗎?

成為小兄弟的首要條件是天主的召叫,及具有健康的身心,以能面對修道聖召(願意過獨身生活)的挑戰;加入修會團體,除非能顯出有特殊貢獻,申請人應符合以下的基本要求:

  • 40歲以下的天主教男教友;
  • 中學畢業或以上(為考慮鐸職的)。
  • 歡迎查詢,

回上

我有聖召嗎?

  • 你一定有!每位基督徒都在領受聖洗聖事時,接受了基督徒的聖召。領洗的聖召,就是婚姻的、獨身的或修道的聖召的基礎。

回上

如何知道自己哪樣聖召?

請問是在甚麼時候、狀況時感受到聖神的召叫?

是在甚麼情況、機緣下感受到召叫?

A: 這問題看起來是要問關於記號、徵候的事情,彷彿在這個宇宙當中,有一種公式在運作,好讓某些人在特定的時刻,體驗到神秘的事,從而發現到自己有修道的召叫。如果是這樣的想法,那對於天主的觀念是有蠻大的誤解的;天主有祂自己的意志,因此我們很難以一種從自然界觀察而得到的機械次序觀,將之套在天主身上。

假如我們以歸納的方法來看教會史上的「感召(感受到有修道聖召)」經驗,也很難一概而論。有的是從小便有此智向。有的是長大成年後遇上挫折,而者個人的價值、生活逐漸轉向於認同天主,在過程中體驗到聖召。有的則是有神秘經驗,天主對其有明確的指示及幫助。假如要歸納,我們可以說,這些人都在某種特殊的、個別的、因人而異的情境中,內心燃起了對於修道的渴望,而其理智在天主的照明之下,分辨出下一步的方向。

回上

方濟會的聖召?

  • 如果有修道的聖召,也要澄清是否方濟會的聖召。要知道有沒有方濟會修道的聖召,那就要先從認識方濟會開始。

回上

如何認識方濟會?

  • 首先當然要認識方濟及方濟會。要認識方濟,可以看書、瀏覽本網站、聽講座等;認識方濟會,就要與本地的方濟會士接觸,讓我們認識你,也讓你認識我們。
  • 接觸包括:一起談話、祈禱、在適當的時候,也會歡迎你來小住數天,讓你不但有認知的認識,也有經驗上的體會。
  • 請與我們聯絡。

回上


成為神父或修士,有甚麼條件或現象?為何會選上那些人?

一般來說修士的特質是怎樣的?

回上

A: 這必需就進入修院的條件這部分先回答。除了有些小修院修生是由父母送入之外,絕大多數敲修院大門者都是出於自願。修會以及教區修院會先從聖召的動機(如:是否想利用教會資源深造)、法定要求(領洗滿三年 / 無婚約在身的天主教教友)以及合適性(如:團體生活 / 獨身 / 人格成熟 / 團體神恩 / 默觀深度 / 基本學養 … 等等)這些方面,來考慮是否接納這位有志者為正式成員。在往後的生活當中,雙方也都要一次次的評估是否要繼續過這種生活,在這方面,修會有聖願(貧窮、獨身、服從)以及神恩(如:慈幼會在於青年工作)的層面,故比教區有更多的考核關卡,這可以在發大願之前要多次重發暫願的事上看出來。當一位教區修生通過了教區考核系統,以及一名有晉鐸意願的會士,在發過大願,領受過六品執事,通過信理、倫理總考後,由修會推薦給教區之後,才領受神父的身分、神權及職務,由主教祝聖為天主教司鐸。

在一般的刻板印象中,修士可能也有幾種常見的樣子,比方說方濟會士總是矮胖笑呵呵,耶穌會士則很精明 … 事實上,十位修士可能就有十種樣子,真正重要的特質在於,明瞭自己的聖召及使命,且常忠實地答覆天主。加入修士的行列,不是要成為同一種人,而是要在天主的妙手之下,成為獨特的藝術品,讓人從中看到天主的痕跡及其臨在。

回上

所有的人都能過奉獻生活嗎?

回上
A: 若問「能力」,原則上是「是的」,當人出於誠心,願意過奉獻生活時,天主會給他所需要的恩寵,但不是每個人都有過奉獻生活的意願及客觀條件,就算人人都有意願,也得看看天主的計劃,奉獻生活不是個人自己的事情,是必要配合天主的計劃的。奉獻生活並不是唯一的聖召形式,組織家庭同樣也是另一種神聖的召喚。假使每個人都奉獻修道去了,整個人類社會的持續發展便陷入困境,『但如今主卻按自己的意思,把肢體個個都安排在身體上了(格前 12:18 )』。並不需要太多人過奉獻生活,與其著重修道人的數量,不如強調每位信友都能在自己的崗位上奉獻自己的所能所有。 回上
為甚麼入修會不能有個人財富?為甚麼入修會要發三願?

為甚麼神父修士修女可以放下一切? 為甚麼神職人員願意奉獻一切?

召叫的力量為甚麼這麼大,能使人離開原有家庭,選擇天主的大家庭?這是 甚麼樣的力量?

回上

A: 「為甚麼修道人能放下這一切 … 」這樣的訝異與疑惑,也正表現出修道人割捨的是極難割捨之事,正因為困難,才顯出其奉獻之價值。修道人願意奉獻,是因為看見天主國極崇高的價值而深被吸引,甘願度如此的生活。

這樣的困難卻非不能承受的,基督信仰不是一種處處靠自己的「自救」宗教,神父修士修女們的依靠,跟其他基督徒一樣,就是天主。修道人既然奉獻自己給天主,以成為中悅祂的祭品,那麼上主必祝福他,使他能夠承擔這樣的生活。這種生活絕非沒有考驗,因此修道人需要他人代禱,自己更需要祈禱,好讓自己常能保持忠信。

三願的觀念,遠在 St. Pachomius ( A.D.292-346 )時就已形成。貧窮、獨身及服從聖願,有人性內在成全的層面,也顧及實行福音勸諭的層面。入修會不能有個人財富,這應該是說修會會士過的是不佔有的共有財產生活,透過對於個人擁有權的放棄,讓人逐漸地擺脫自私及自我中心,並且因對於財富的共同分享的精神,讓人能夠更深地團體成員共融;貧窮願也教人將財富的掛慮減到最低,好能時常注意天上的財富。

回上
修士修女進了修會後,如果突然又想回復到原來的生活,該如何抉擇?  

 

A: 想回復到原來的生活,可能指兩種意思,一是不再堅持過福音化生活,而留在修會裡得過且過,二則是在說離開修會。不論有沒有勇氣做出離開修會的決定,我們都可以問,不再堅持過修會生活的理由究竟是甚麼?

如果是在對聖願不忠,任憑自己陷於誘惑也不改善生活的情況下,決定離開修會,那麼所背負的將是叛徒的罵名。若是在遭遇到團體的或個人的許多難以解決的困境的情況下才決定離開,那實在是值得惋惜。若是在長期的觀察及評估後,發覺自己的召叫可能不是在這個修會內,離開便可能是正確的選擇。為發過大願的會士來說,離開修會好比是離婚,聖願固然可以寬免不守,關係卻難再重圓。

回上

要花多少時間才能從修士升為神父?

修士和執事的差別為何?

 

 

A: 必須要強調,將修士階段看作是成為神父的跳板,是不正確的。若只是為了成為神父,那麼教區的「修生」便是最符合這種觀念的,修生是未來的神父。修會會士固然有許多人是神父,有許多修會也標榜是神職修會,但這不表示男會士一定得晉鐸,有許多修會會士是終身不晉鐸的。修會會士首要的特徵在於他屬於某修道團體,這身分不能以聖職來蓋括。

若有意晉鐸,那麼從保守(或稱望會)、初學、暫願、大願(神哲學在這過程中研讀),經領受執事再到晉鐸,一般約有七年。若進入教區當修生,因為沒有入會初學及聖願的這些部分,時間是短許多。

至於修士與執事的差別,執事領受有教會的聖職(但不能作彌撒及聽告解),修士則不一定要領有任何聖職。有的修士(如:亞西西聖方濟是執事)領有執事聖職。其實,領了聖職的修會會士,本質上,先是會士、後是神職;但因為在一般教友眼中,神父可以為他們施行聖事,故沒有注意到他的會士身份,其實與修士修女一模一樣、不多不少。會士的聖召、不論神職與否,是可貴的。

回上

為甚麼修士要穿咖啡色長袍?這有特別的意義嗎?

為甚麼有的修士穿著修士服?有的卻是著便服?

修女會不會化妝?修士修女為什麼沒有穿會服?

為甚麼有些修女要戴著頭巾?

 

A: 方濟會修士及神父所穿咖啡色長袍(方濟會會衣),代表他是某修會的成員。幾個傳統修會,如本篤會、熙篤會、奧思定會、聖衣會、道明會與方濟會 … 及其他,在入會者進初學時授予初學衣,待初學結束發暫願時,有了完整的會衣,是以會衣是會士聖願的表徵,也是一種獻身的標記。

當小兄弟們穿著會衣在台灣或香港的大街小巷行走時,代表著天主教會的修道人。小兄弟穿著會衣,其本身又對會衣有主觀的詮釋。一名方濟會會士可能會說,會衣是一個 T 形 [Tau] 十字架,所以穿上會衣就在提醒自己,穿上苦架,認同基督;有的可能會說,那代表著方濟的貧窮 … 。

有的修會是沒有規定會衣的,故會士們按當地習慣穿著。有的會士則是在某些場合才把會衣穿上,並沒有整天穿著,也很少穿了走出會院外,以目前的時代,有整天穿會衣習慣的男修會並不多,但這不表示不能自願性地多穿會衣。

在一般的情況下,修女是不化妝的,但修女不是不能化妝。為傳教修會(不同於隱修院)的修女來說,若在職務上有需要(如:修女擔任校長,在公開場合要演講),可以化妝,但這種化妝的意義不是為取悅他人,指是為顧及禮節的莊重。許多傳教修會的修女常是穿著端莊的便服,但這些修會的修女在四十年前卻是穿著隆重的會衣,教會與修會隨著時代,也隨著需要(如:會衣裙襬太長不方便騎車外出)來調整其作風,隱修院的修女則仍保持著她們千百年來的會衣。

修女的頭紗有其歷史演變及風俗層面。戴頭紗有其功能,可以讓修女不用太費心於髮型,也在提醒人她是過奉獻生活的修女(也提醒她自己),藉此形成一種保護的標記。修女的頭紗已經是一個象徵,但卻不是聖召的基本要素,頭紗本身沒有魔力,不戴頭紗也是能成為好修女的,有些傳教修會的修女是可以選擇不戴頭紗的。

回上

請問神父、修士、修女為甚麼不可以、不能結婚呢?

曾結過婚的人可以當修女、修士嗎?

神父修女如果在之前有過性行為或離過婚,還可以成為神職人員嗎?

為甚麼耶穌不結婚?

 

 

為何執事、傳教人員可結婚?

A: 為宗教緣故而守貞的現象也可見於其他宗教,但理由並不相同。為天主教的奉獻修道生活來說,獨身守貞是一道顯著的標記,代表將自己奉獻給天主。修士、修女、神父不結婚,除了「全人奉獻」的觀念之外,也是讓修道人能更為全心投入於對天主的事奉上。當修道人不佔有婚姻情愛的關係時,便從獨身聖願中獲得自由,在這空間當中,有更多的心神、精力及時間來為天主國的擴展而奮鬥。

有婚約在身者不是不能過修道生活。若雙方都是教友,可雙方同時入男、女修會,另一種情況則是在配偶過世後進入修會。若其中一方不是教友,可在取得對方諒解及同意後進入修會(這算是「保祿特權」的一種引申)。

神父、修女在悔改前,其生活可能有令人指責之處,但教會看重的是人的悔改,當人決意轉向基督,過去的一切可以既往不咎,神父修女同為基督徒,不需要以特殊標準來看待他們過去的生活。性行為若是在婚姻關係下發生,是一件美好的事,絕非罪惡。至於離婚,也很難以絕對的對、錯來衡量,教會不贊成任何的離婚,但這不表示教會不陪伴離婚者,離婚者可能有許多不得以的因素才作此決定;對於曾離或婚的會士,我們不該另眼看待,我們應該在意的,是離婚事件在法律上及心理上,有否對修道產生不利影響。

耶穌不結婚,是因為他將心力放在天主國的實現上,他來到此世的目的,是為了向我們講述天主,並且犧牲自己,為大眾作贖架,好使我們重獲天主義子女的名分,就此說,婚姻不是他所求所想的事。但耶穌的不婚,不是他要貶抑婚姻的價值,也不是他沒有能力結婚,耶穌是最完整的人,理當能經營最美好的婚姻,但他卻為了天主國,自願割捨了結婚的權利。

傳教員是由在俗教友擔任,不是獻身修道者,當然可以結婚,執事聖職則不限於由修道人領受,也有已婚者擔任執事。

回上

請說說你們天主教的神父跟我們基督教的牧師有何不同?

 

A: 神父與牧師皆能稱為「牧者」,卻是在不同的教會架構下行使職權。神父晉鐸的祝聖與牧師的按立,已經是不一樣,雖然都是來自聖經中的覆手概念,分享基督的服務;但天主教認為聖職是七件聖事之一,而基督新教則沒有這個概念。

神父由主教分享而來的「神權」,並不適用於一般牧師(聖公會的聖職概念,與天主教較接近);神父能夠祝聖麵餅、葡萄酒為基督聖體聖血,這也不是牧師主持聖餐的意義,(基督教的聖餐的觀念,也是源於最後晚餐,但大部份的新教的信念,並不包括麵餅、葡萄酒是基督聖體聖血。神父能因主之名,藉由教會的服務,赦免告解者的罪過,這也不是牧師能作或會作的,因為基督新教對和好、教會的服務、赦罪等概念,與天主教不一樣。

回上
Q: 外籍傳教士為什麼會來台灣、香港?  

A: 以韓國籍的田明秀神父為例,在他投身修道生活之初,並沒有想到會來到台灣服務,他飄揚來台加入修會的因由是在於韓國的方濟會省會長的邀請(中華會省與韓國會省雙方在聖召的人數支援上有合作關係),田神父便答應了,這一來直到現在,已超過十年,中途除了返回韓國進行初學訓練外,基礎的培育都在中華會省的台灣完成。

有的傳教修會是以海外傳教為其宗旨,該修會的會士們也就不留在母國,有的則是在有意願,又有派遣的情況下到了台灣或香港,有的則是出於服從而來,但不管是甚麼情況,一般來說,對於傳教牧靈的真正熱忱,以及對於天主聖意的服從,是讓人能留下來,繼續為台灣或香港奉獻的原因。

回上


回上

如何知道天主對你的召叫?是聽到他的聲音嗎?還是有別的方法?是在絕望中更容易聆聽到主嗎?

怎麼知道天主的召叫是甚麼?如何分辨?

怎樣在生活中看到,且更加了解耶穌對我的召叫?

 

這些問題是關於「天主的聲音」的事情,關於祂是不是對我們說話,關於怎樣更清晰地聽見祂,關於聖召之音的分辨,以及在生活世界中讓天主的呼召聲得以顯明。

天主的確對我們說話,但不見得是以那種直接耳語的方式。為某些特殊時刻,天主可能以「神聽神聞」的方式來對某人說話,但天主用這種方式必定有祂的目的,有祂要傳達的訊息,而不會只是要給人神秘體驗本身而已。

天主的確對我們說話。在一般情況下,祂在我們閱讀聖經時跟我們說話,也可能透過我們身邊人的口來對我們說話,也會在我們的內在的良心上向我們說話。但這些「說話」都不是耳語式的,而是給我們的思想以啟迪,天主能以心神來同我們溝通。我們若要聽到這種內心的、來自天主的思想,必要在相對的沉靜的狀態下。「敏於聽教」本身是一項恩賜,但也是可以操練的,操練沒有捷徑,常閱讀聖經,常向天主說話,常爭取時間來作沉默的心禱。天主之聲夾雜在我們紛亂的內心世界中,需要澄明與辨識,假如我們用「這是天主對我所說」這種肯定的方式,可能太難,也可能是在自說自話,這還倒不如用一種「否定」的方式,先辨認出什麼話肯定不會是天主要說的。

天主之聲,或說來自聖神的思想,能帶給人敬畏,及持續甚久的平安。天主在我們心中所推動的神聖渴望,在經過數年之後,仍帶給我們如同當年一般的慰藉。而與天主做對的思想,起初雖給人興奮快慰,之後卻是混亂與恐懼,沒有平安,所興起的渴望也只是暫時的渴望,經不起長時間的考驗。

天主常在人接觸、從事某種事情時,給人這種思想,「這就是了」,以指明祂對我們走聖召之路的引導。我們可以用一種開放的態度(即不堅持一定非得做甚麼不可),求天主在我們從事某項事工時,給我們指明。職是之故,為追尋聖召,生活必須是保持著動態,要常接觸各種團體及使徒工作,好讓天主在我們嘗試投入某項事工時,讓我們發現自己的召叫。

回上


回上

如何了解到自己有「聖召」?

做甚麼事能幫助自己了解自己的聖召?

如何走向聖召,回應召叫?

為著眾人服務也是一種聖召?

 

聖召不是一種天生註定的事,要探知自己有沒有聖召,當然沒辦法用那種類 似星相術的方法、態度,來得知。聖召是一份天主給的禮物,其本身也是一個奧秘,天主給人聖召,也同時給人關於聖召的種種感受與驅動力,讓人能打從心中說「我願意」。聖召或許也可用人間的戀愛來類比,當見到心儀者時,整個人為之吸引,隨後,朝思暮想的唯有祂,愛慕者可能採取行動,可能仍愛戀在心,但都有與對方結為連理的心;當人發現到自己有聖召時,他投入愛河,他鎮日所想的就是天主。

然而聖召也包含了過奉獻修道生活以外的召叫,同天主的愛情也不是修道人的特權。對於未進會修道的教友們來說,「天主,祢要我做甚麼?」也常是一種祈禱;我們可以先求天主帶領我們,找到祂給我們的召叫,並且在同時也投入一些具體的事工當中,並且問:「主,這是祢所要的嗎?這是我的召叫嗎?」天主不會虧待誠心尋求祂的人,祂會以祂的方式讓你發現召叫。

為眾人服務當然也是一份召叫,我們不要把聖召侷限在教會層面內。但基督徒為人類服務,不是只停留在「作好人好事」這樣的認知與實踐上,基督徒願意整個萬有都在基督內獲得重整與更新,每個基督徒都是這工程的小小助手。


回上

 

 

請參看:

其他有關方濟會的問答

會省介紹
會省新聞 / 最新兄弟生活事件
兄弟生活事件簿目錄
聖召專頁
福傳

聯絡會省各單位

會省主保中華之后

為聖召祈禱

亡者錄

 

 

 

 

回上 TOP

 

 

T


This page is updated on 2008-01-15 更新

本網頁由方濟會(小兄弟會)中華之后會省及孟高維諾會區贊助。www.ofm.org.tw and www.ofm.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