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士專訪:巫福生神父

 

出生日期:民國590806          

領洗日期:民國590816

領洗聖名:保祿

    貫:泰雅族原住民

入會經過:

【接      育】:民國7108月國小畢業後入新竹小修院,民國7308月入方濟會小修院

【接受望會期培育】:民國7709月到泰山方濟會院,在輔大修哲學2

【服          役】:民國7912--民國8112

【接受望會期培育】:民國8208月在泰山方濟會院,輔大修神學1

【菲律賓生活體驗】:民國8309--民國8401月在菲律賓方濟會院

【接受保守期培育】:民國840214日在桃園民族路會院

【接受  初學培育】:民國840822日在大溪方濟會院

【宣      願】:民國850908日在大溪天主堂

【接受暫願期培育】:民國8509月在泰山方濟會院,輔大修神學3

【復          願】:民國880902日領讀經及輔祭職            

【準 願】:民國890310日假聖功修女院度聖召整合生活及方濟精神培育

【宣 願】:民國891209日在泰山明志堂

【領      職】:民國900224日輔大淨心堂

【晉          鐸】:民國900908日復興鄉羅浮國小

【晉 祭】:民國900909日烏來鄉天主堂

 

「會省的九月之星」

 

沉思未來的生活,願將一生奉獻於主,服侍他人如同侍奉天主」這是巫福生會士作詞作曲所譜的「只為了服務」這首曲子中的一段詞,這也道盡了他選擇神職為志的緣由。

有誰能想的到一個自幼徜徉在自由天地裡無憂無慮的孩子,在國小畢業後,便順著天主的召喚、母親的期盼,在家人、族人及長輩們的祝福下,選擇進入了小修院,那時候的他,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只是順從長者的安排。但無疑地這個原本「被安排的選擇」也成了他一生中「唯一最好的選擇」,這其中除了天主特別的恩寵及他自己的努力之外,也全靠神師及會院弟兄們的祈禱、鼓勵與支持,還有的就是他父母親無怨無悔慷慨奉獻的精神。

巫修士不像一般原住民那樣,擁有一身古銅般黝黑的膚色,說起話來也沒有像原住民那樣的特別腔調,但是他那只有在原住民身上才能看到的親切、開朗的笑容及愛好音樂的本性,卻在在地展現了他原住民血統的特徵。

國小時候的巫福生,不怎麼愛唸書,成績自然就不是很好,但進入小修院後,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他成了師長們心目中的好學生,同學們的好榜樣,對他來說進小修院是他人生中一個重要的轉捩點。

    帶著滿滿祝福與支持的行囊,在邁向神職的旅途上真的就能平順沒有阻礙嗎?巫修士說:「在服役時也有一段時間,曾經有過掙扎,為了爭取自己安排人生道路的權利,母親殷殷的勸勉及眼淚都成了他反抗、賭氣的藉口。」那時,正是巴神父回義大利的那段期間,是愛的力量與感召,在親友、會院弟兄們的祈禱、神師們的鼓勵(特別是巴神父)、母親深深的期盼下,在那段思考抉擇的日子裡,他領略到那在生命中不可推卻的責任及使命,他感念巴神父引領的恩澤,並覺得教會的道理、知識對原住民有著莫大的幫助,這種傳承的火苗燃起在他內心蟄伏已久的渴望,使他重新回到修院繼續接受培育。

    是一種慷慨的奉獻,也是一個心願的達成,在母親心裡巫修士完成了她多年來的心願,將自己首生之子獻給天主,以光榮天主的恩賜德澤,這是巫媽媽對天主的回報。年輕時的巫媽媽曾渴望入會修道,服侍天主,但天主卻為她安排了婚姻之路,這是聖召的另一種形式。在巫修士面臨抉擇的時刻,母親的勸勉及期望成了他在靈修之路披荊斬棘的利刃,神師的指導及帶領,促使他責無旁貸成為天主所揀選的牧者。這是值得慶賀的一刻,特別是對在0908晉鐸的巫修士而言,這是一種不可言語的喜悅。

    「晉鐸」對巫修士而言,是另一個新里程碑的開始,對方濟會院而言更是一個辛苦培育成功豐收的時刻,對巫家、及復興鄉鄰近的泰雅族人來說這更是一個全族與有榮焉的盛事。崇尚英雄色彩的泰雅族傳承,巫修士的「晉鐸」對家鄉的族人來說,這位泰雅族的子孫,已蛻變成一位在天主台前捍衛真理的勇士,因此,從籌備會議開始,復興鄉幾個鄰近堂口的原住民都積極投入了準備工作,牧靈協進會的李永福會長及總幹事游正英弟兄更是不遺餘力地安排晉鐸大典的事宜。

    晉鐸大典安排在復興鄉的羅浮國小,大典之前,依照泰雅族的傳統,舉行了祭祖儀式,這是光榮的一刻,在族人簇擁的祝福之下,這位即將獻身於主的泰雅族子弟,代表了族人作為光榮天主的祭獻。「迎賓舞」是原住民歡迎貴賓蒞臨的方式,復興鄉的大家長也到場歡迎各地前來的佳賓,

「聖事大典」是整個大禮的核心,這次的大典由劉獻堂主教主禮,巫修士帶著從四面八方湧入的祝福聲,在眾人及天主台前宣發永為司鐸的職志。典禮後的餐會依舊有著濃厚的原住民風味,復興鄉各堂口準備的娛性節目穿插其中,更是增色不少。這是愉快、榮耀的一天。巫神父晉鐸後的首祭彌撒,選擇在自己的家鄉--烏來鄉天主堂,這是他成長的地方,他切願與家鄉的父老共享這份榮耀。

    回鄉去宣揚福音,協助原住民改善生活品質,關懷山上缺乏家人關心的孩子們,是巫神父的心願。他說:「聖方濟的精神就是注重貧苦的生活,並關心貧窮的人、事、物,而復興鄉不論是物質或牧靈上,都是急待關切的。」提到改善生活品質,他認為提昇原住民的教育水準是勢在必行的,他懇切的希望藉著政府提供的資源,透過教會的管道,來培育鼓勵原住民,激發他們參與的熱誠,就可以培養幹部來推動堂務。

    這是一個新生的開始而不是結束,就如同一個快樂的旅人,帶著滿滿祝福的行囊,不畏考驗

試煉的煎熬,踏過「初願」、「大願」、「執事」的階梯,來到「司鐸」的殿堂。他要脫下世俗襤褸的外衣,換穿上用真誠無偽的愛德所編織的華服,繫上貞潔純樸的腰帶,在天主台前聽候差遣,一切只為了「服務」。牧靈之路是艱辛的,誠願巫神父在「背著族人的期許」、「扛著基督的十字架」、「傳承天主的榮耀」時,也請接受我們用「祝福」做成的木杖,陪同一起邁向神聖的「服務」之路。

 

轉載自《福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