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海外的問候:黃啟才神父來函


28 January 2002

各位弟兄:

 

平安喜樂!

 

最近收到劉公壽安弟兄的來信。他說:許多弟兄非常關心我,時常問起我。我感受到弟兄們的關心,趕緊提筆報告近況,已慰大家思念我之苦。

能夠到這裡進修,實在是天主的恩惠。一方面加強語言能力,另一方面為自己的方濟會靈修生活加點油。同時,又可見識到不同於台灣的風景名勝、文化背景,真是不勝枚舉。感謝修會給我這個機會到這裡進修。

當然,到這裡來的主要目的是為加強語言能力。記得剛到這裡,通過海關時,無法回答海關人員的問話,只能把來自學校的信給他們看。而在Cork City也是從單字一個一個的學起。例如:knifeforkplatesalt,等。對於人家的問話也只能回答 ”Yes” or ”No”,連一句話都不講。當然,如果大家知道我的英文背景,就不會對我為何學的如此辛苦而感到奇怪了。早在國中一年級下學期的時候,就清楚的對自己說:「這輩子不用英文了。」算算到現在也超過二十年了,腦袋裡只剩幾個單字而已。二十年沒有英文的日子,一年之內要把它學好,而且有足夠的能力去進修,談何容易,連老師都說不太可能。真是悔不當初。不過,雖然沒有比別人聰明,卻也勇氣過人。辛苦歸辛苦,卻過的很快樂。除了學了很多英文之外,也認識了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得到會院弟兄諸多的照料。

然而,最大的成就應該算是為我的老師證婚了。(當然是用英文!)這對一位一年前一句話都不會說,而一年後必須用英文舉行彌撒、講道理的學生來說,確實是一項高難度的挑戰,難怪連我的老師自己都覺得很驕傲的說:「我教到了一位優秀的學生。」哈哈!(是不是有點太驕傲了?唉啊!輕鬆一下嘛!)(照片中間為黃神父)

結束一年的英文課程,帶著如同破銅爛鐵般的英文,從愛爾蘭的Cork City搬到英國的Canterbury繼續第二階段的進修課程。

在分享英國的生活之前,先插播一則新聞。啊!不應該說是新聞,而應該說是歷史事件。當我的飛機正在倫敦機場上空進行降落程序的同時,在美國發生了震驚世界的恐怖事件,紐約雙子星大廈及五角大廈遭到恐怖份子的攻擊,幾千人的生命剎那間化為灰燼,而全世界也陷入一片恐怖氣氛中。心中那一份期待到英國進修的興奮之情,頓時也雲消霧散。正義在哪裡?今(123日)晚,在這裡我們舉行了徹夜祈禱,為兩個主要意向:基督徒合一及24日在亞西西世界各大宗教領袖為世界和平祈禱。

有人問:阿才到底在念什麼?當然是念書囉!我是在英國的Franciscan International Study Centre, Canterbury, Kent念書。我會在這裡念兩年。第一年上”Award in Franciscan Studies”。第二年上”Franciscan Formation and Spiritual Direction”。如同前面所說的:我的英文還不夠,很多時候聽不懂講師在講什麼;不過,經過三個多月的洗禮,現在已經懂得比以前多的多。雖然還不完全懂:不過,

”When you are studying, do as much as you can do, then God will do the rest.”這是我現在所能做的。

知識當然很重要,不過,更重要的是在生活中與這裡的弟兄姊妹分享生命,把所學的在生活中實踐出來。做個真實的方濟的弟子,名實相符的小弟兄。這裡有來自十幾個國家、五十幾位弟兄姊妹在這裡上課。不同的文化背景、思考邏輯、修會團體...等,讓課程變得更有趣、更豐富。當然,也因著這許多的不同,更具挑戰性。不過,這不也就是實踐方濟精神的最佳時機!

好了!不多談了。下次有機會再跟大家分享。請大家繼續為我祈禱!

你們的阿才

轉載自《福風》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