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文:胡玉英 SFO/06年8月記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想起聖方濟的皈依,與痳瘋病人在一起、放棄做世俗的騎士,而做天主的騎士、過著貧窮和謙卑的生活。如同近代的聖德蘭修女,為貧苦、垂死病人,陪同他們走完這現世旅程。這兩位聖人為主犧牲奉獻,實在是我們的明鏡。

反思自我,在年過半百的世途中,只求主寬恕,我只能做到「幼吾幼」。都是為著家人及工作,忙、忙、忙。為照顧家裡弱能行動不便的大兒子,另細兒子,腦衰退和有血管栓塞病的丈夫,週旋在四口之家,似看不見外面的世界,半百的時間活在我家的隱修院中。可幸,我沒有忘記、感謝主的眷顧的恩典。

一天在平日的假期中,出外時在家門的電梯旁,一個陌生的婦人,關心的問候:「不見那伯伯在平台行走呢?」我告知她:「他已去世了」。之後,腦海又浮現著過去的片段。那善良的婦人一定是常見到先夫常常在平台行走,拾殘餘的煙頭,因他是愛吸煙者;一次大廈管理員也叫我給他錢買煙。但他可知道,他在家吸煙,因腦部失記憶的關係,實在會任意擺放煙頭,會引起火警,危害全大廈的安全,而且他在知與不知的記憶中,就算每天給他一包煙,也實難滿足他的渴求。為此,我不能給他錢,而更促使他走離開平台去買煙、那更危險。有時他常常洗澡數次,因他忘記了曾做過什麼。

最危險是在 SARS期間,他每天多次的下樓到平台,去拾煙頭。又弱能行動不便的兒子,每天離家往返庇護工場,都要摸著外間的支柱或牆壁來作扶手,才能行走,實在很易染上病菌,在多憂慮的日子裡,幸有耶穌寶血的覆蓋,有主的照顧,我們能平安渡過SARS時期。

每天下班後,便要急趕回家,心是記掛著他們老幼兩人,很憂慮會在平台見到丈夫,尤其是在冬天,他呆呆的靠站在柱旁,他因忘記家的座數,不懂返家,他的腳已僵硬了。當時想,如何扶他回家,他的腦力不清晰了,丈夫還嚷著那不是返家的方向,不肯行走。一次情急下,致電給較近我家的伯父(丈夫的哥哥)求救,得到他的回應是, 30分鐘後,致電叫警察人員幫你!聽後,我很難過,只有很困難的一步步扶他、勸他回家。後來我聰明了,預備了輪椅在家,有必要時便可用輪椅推他返家吧了。回家後,每次都大哭一場,哭訴於天父。無奈的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

想到:「我的眼淚,聚在你的皮囊裡;豈不是也寫在你的書卷內?」(詠 56:9)及「不要怕、祗管信」(谷5:36)

「我必不留下你們為孤兒;我要回到你們這裡來。」 (若14:18)

反思,很抱歉,我未做到「 …以及人之幼,…以及人之老」。

現在,每天在往返家途中,常見到鄰近的老人家拿著手扙,

很辛苦的行走著;或見老婦人,以拾廢紙盒、廢物料為生活費,每次都感到自己多幸福,感謝主和祈求主:多眷顧他們健康平安,免受苦楚。

感謝主在我最感到困難時,天父把丈夫帶走,相信他現在安躺在父的懷中。現時,我稍有時間。主、請使我作你和平的工具。

正如聖方濟向兄弟說:「我們從頭開始吧!因為時至今日,我們還沒有作了什麼!」

但後來聖方濟也感覺到,他辭去會長職位,想走回到痳瘋

病人的地方去服務,但可惜他身體欠佳,只能在病床上,默默祈求能品嚐主的苦痛,最後與主結合,成為「聖五傷方濟」。

他說:「我做了我應做的事,願基督訓示你們應做的一切。」

多相信:「因為我的思念不是你們的思念,你們的行徑也不是我的行徑:上主的斷語。就如天離地有多高,我的行徑離你們的行徑,我的思念離你們的思念也有多高。」(依 55:8-9)

想想聖德蘭修女的教導:

The fruit of Silence is Prayer;

The fruit of Prayer is Faith;

The fruit of Faith is Love;

The fruit of Love is Service;

The fruit of Service is Peace

回上

 
   

 

 

相關網頁:

 

更多文章共享

網上方濟會主頁

 

 

T

This page is updated on 2006-09-09 更新

本網頁由方濟會(小兄弟會)中華之后會省及孟高維諾會區贊助。www.ofm.org.tw and www.ofm.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