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u記號:T字( 十字)


文:胡健挺


目錄:

(一)方濟會的會徽

(二) T 十字是聖方濟的徽號

(三)方濟與聖安當醫療團體

(四)聖方濟與第四屆拉特朗大公會議

(五)聖文德論方濟與 T 十字

(六)總結

(七)反省及行動

(八)與聖方濟同禱

 

(一)方濟會的會徽

小兄弟會沿用多年的會徽,以 Tau (下簡稱 T )十字為背景,前面有一雙交叉著的手。在底的手穿有衣服,那是代表聖方濟的手;而在上的手是赤裸的,代表著主耶穌的手。在兩隻手掌上都刻有傷痕,表示被釘的主耶穌,與印上五傷的聖方濟之緊密關係,並印證了方濟以貧窮和謙卑追隨主耶穌基督的成果。在 1224 年 9 月 17 日,當方濟在拉威納山( La Verna )上祈禱時,主耶穌基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曾將自己的聖傷,烙印在方濟的身體上。這沿用的習慣從何時開始,大概可追溯至十四世紀。

在 1399 年的總會議,小兄弟們批准了,由一位名為巴爾多祿茂( Bartholomew of Pisa, +1401 )的會士,寫成的 「維肖維妙」( The Book of Conformities of the Blessed Francis and the Life of the Lord 的著作。顧名思義,作者在書中把主耶穌和亞西西聖方濟二人生平中相似的地方,連最微小的細節,都一一列出。巴氏採用了當代流行的寫作技巧,闡述了聖方濟是如何肖似了基督。其作品影響深遠,雖然牽強犯駁的引證不少。

與巴氏同期的,是極負盛名的方濟像畫家喬托( Giotto di Bondone, +1337 )。這位畫匠,在十四世紀完成了亞西西方濟大殿的內部壁畫。在其作品中,也顯示了方濟與基督間的關係,尤其是在拉威納山上方濟被基督烙印的描繪。

當代一位方濟學者費雅【費若翰】神父( Johannes B. Freyer, OFM ),指出最早期的時候,修會的會徽是一個盾牌,上有一條打有三個結的繩索。是一位名為山爽尼( Francesco Sansone )的總會長,在他任內( 1475-1499 )繪製了一些上述 T 十字與交叉著雙手的畫,作敬禮之用。結果,這些敬禮繪畫在義大利各城市間大行其道,甚為歡迎。大概從 1500 年開始,它就成了小兄弟會的官方會徽。

回上top

 

中華之后會省徽號

思高聖經學會徽號

香港會區徽號

(二) T 十字是聖方濟的徽號

傳記作者薛拉諾在 1252 年寫成的 論奇蹟 (簡稱 薛三 )中記載:「方濟視這 T 記號高於一切,他只用它來簽署自己發出的書信,並在自己密室的牆壁上到處劃上這記號。」( 薛三 3 )另外又記述「無論是由於愛德或是需要促使他發出信件,方濟每次都用這 T 記號加以簽署。」( 薛三 159 )聖文德在 聖方濟小傳 中亦曾記錄: 「方濟經常對這 T 記號懷有極大的尊重與感情,並經常以言語稱道這 T 記號,他在做事前常做這一個記號。如果愛德要他寫信,他便以這 T 記號來簽字。他的唯一願望,似乎是將這 T 記號,劃在痛哭流涕及真心皈依耶穌基督者的額上,就如我們在厄則克耳先知書上所讀到的( 9:4 )。」 (文二 2:9

在方濟自己的著作,有兩件作品留下有 T 記號。在蘇比亞克山( Mount Subiaco )本篤會的彌撒書中,藏有聖方濟寫 給聖職人員的勸勉 的抄本,那是 1229-1238 年間抄寫的,為了紀念方濟較早前的到訪。在信末,方濟以 T 記號作結束。另外, T 記號亦出現在聖方濟 給良兄弟的祝福 。 在一塊常帶在自己身上的羊皮紙上,良兄弟寫著:「方濟親手給我寫了這個祝福。」接著寫道:「同樣地,他親手劃成這個連同一副頭骨的 T 標記。」 T 的腳部豎在一個頭骨上,有學者認為這頭骨是良兄弟的面; T 的直幹穿過良( Le T o )名字的一部份,這應是刻意的。從地下墓窟時代開始, T 突顯地與名字一起出現,是一個傳統。

從歷史方面看,聖文德記述,良兄弟在拉威納山上「正為激烈的誘惑所襲擊,他認定只要擁有這樣的一片字紙,他的誘惑必然消逝或至少得到減輕。」( 文一 11:9 )方濟在信末加上 T 記號,似是要保證他可以得救。

回上top

 

(三)方濟與聖安當醫療團體

葉諾( Jerome of Ascoli )兄弟,曾任小兄弟會的總會長,後來被選為教宗尼各老四世。他曾在聖文德所著的 聖方濟大傳 文一 3:9 )中,加插了一段有趣的旁註:「方濟在 1210 年初,往羅馬晉謁教宗,求教宗批准他的生活方式時,曾投宿於拉特朗大殿附近的聖安當醫院。」

聖安當團體( Hospitalers of St. Anthony ),在 1095 年於法國聖安當( Saint-Antoine )地區成立,式微於十六世紀。他們在十三世紀已有 369 個基礎團體,其中一個在羅馬,即方濟曾居住的醫院。團體主要的使命是照顧病人,特別是痲瘋病人。這些病人的病徵,被稱為「聖安當之火」,也稱為「火燒的病」,是一種因麥角病而導致的壞疽中毒。方濟可能也曾經感染過,他在一次使用羽毛枕頭後,向一位兄弟申訴說:「我的頭感到震撼,我的膝柔弱無力,並且渾身打顫,好似吃了由毒草製成的麵包。」( 薛二 64 )

早在 1191 年以前,聖安當團體就以 T 記號作他們的徽號,因為埃及的聖安當院長亦以此為記號。團體成員以 T 作為愛德的標記,手持頭像 T 形的棍杖,會衣上也縫上一個 T 記號。他們認為 T 記號,能帶給病人作為身體及道德的救援。

方濟與聖安當團體在 1210 年的歷史性相遇,極可能是一個吸引他熱愛 T 記號的原因。這也有助解釋方濟給小兄弟們定下使命的一個幅度:就是謙卑,愛護病人及不幸者。「當他們能與被視為無價值者及被輕賤者、貧苦者及無權勢者、病患者及痳瘋病人、和街頭的乞兒為伍時,他們應該喜樂。」( 會規一 9:2 )。

傳記作者亦作證說:「方濟把修會建立在深邃的謙卑上。這也就是從一開始,當兄弟們人數在增加的時候,他清楚讓他們知道,需要住在痳瘋病院,去服侍痳瘋病人。在那時,當望會生自薦時,不論是貴族或是平民,都會被預先警告,在各種的事務中,他們需要服侍痳瘋病人,並住在他們的醫院裏。」( 佩魯賈 102 )

回上top

(四)聖方濟與第四屆拉特朗大公會議

方濟參與了 1215 年的大公會議,其身份可能是修會創立人,或是一個神修運動的領導人,或更可能只是私人觀察員。因為按傳記作者記述:「既然方濟得到啟示,要稱自己的門徒為『小兄弟』,他就把這名稱放入會規中,帶給教宗依諾森三世;而教宗也在正式向大公會議頒佈前,就已經批准了。」( 佩魯賈 67 )克蘭諾( Angelo Clareno )在寫於 1321 及 1323 年間的 會規注釋 中,曾提及:「在 1215 年羅馬舉行的公會議中,教宗向所有教長公佈,他批准了聖方濟及願意追隨他的人,福音生活及會規。」而在 二十四位總會長的編年紀 ( 1375 年版)中,記述了「聖方濟在 1215 年於公會議期間回到羅馬,在那裏遇見來懇求教宗批准自己修會成立的聖道明。」

教宗依諾森在他 1215 年 11 月 11 日的開幕辭中,把路 22:15 的話「我渴望而又渴望同你們吃這一次踰越節晚餐」這主題,發揮得淋漓盡致。他希望這次大會是一個新的踰越節,並且可以達成三種踰越,分別是:肉性的、神性的、和永遠的。肉性的踰越,藉解救耶路撒冷軍隊的出發可以達成。神性的踰越,是從一個境界抵達另一境界,亦即一種皈依、普世教會的革新。永遠的踰越,是從現世的生命,過渡到永恒的生命,是藉著聖事、特別是聖體聖事去達成。在神性踰越的部份,教宗對厄則克耳先知書 9 章作了生動的註釋。他引用上主對先知的話:「你要走遍此城,即走遍耶路撒冷,凡因城中發生醜惡之事而悲痛哀號的人,要在他們額上劃一個 T 記號。」( 9:4 )而解釋說:「這 T 字是希伯來語最後一個字母,它狀似十字,和貼上比拉多公告前所呈現的相似。如果人實踐下列的行為,這 T 將是刻在他們額上的記號 -- 如果人在自己所有行為中彰顯十字架的光華;如果人按宗徒所說,把自己的肉身同邪情和私慾釘在十字架上(迦 5:24 );如果人肯定,我只以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來誇耀,因為藉著基督,世界於我已被釘在十字架上,我於世界也被釘在十字架上了(迦 6:14 )。 … 所以,你們要成為 T 記號和十字架的戰士。」

教宗的這篇演說,徹底地影響了聖方濟的思想和取向。

回上top

澳門教會文物,證明方濟會的臨在

(五)聖文德論方濟與 T 十字

聖文德在其著作聖方濟大傳中,曾以七個 T 十字,綜合了方濟一生的悔改旅程。

「現在,你的第一個神視已經滿全(見 文一 1:3 )。那就是,你將成為基督軍旅的未來統領,並佩帶上刻有十字標誌的天上武器。現在,你在悔改之初看到的神視,應該毫無疑惑地相信為真(見 文一 1:5 )。那就是,被釘者,以憐憫傷痛的利劍,來刺透你的靈魂。他也以從十字發出來的聲音,來刺透你的靈魂,這聲音似乎是來自崇高基督的寶位,及那神秘的憐憫之座(見 文一 2:1 )。這正如你用親口講的話,自己證實的。現在,在揭露你的悔改歷程中:席維德兄弟看見了從你口中奇妙地發出的十字(見 文一 3:5 )。聖善的巴斯域看到以十字形貫穿你身的利劍(見 文一 4:9 )。及在聖安多尼宣講十字上的罪狀牌時,像天使的蒙拿道看到你被提升在空中,身體有如十字形(見 文一 4:10 )。必須正確地相信兼且肯定,這些並非想像中的幻覺,而是來自天上的啟示。現在,最後,在接近結束的時候,一位相似卓越的熾愛天使,又同時相似謙卑的被釘者,顯現給你。在內心裏,燃燒你;在外表上,印刻你如同那從太陽出升之地上來的另一位天使,使你能有永生天主的印記(見 文一 13:3 )。這二者同時給予前面的信仰之力量,亦由它們獲取真理的見證。請看,你以七個基督十字的顯現,抵達你最終的安居之所。它們按著時間的次序,在你內或是有關你的,神奇地明顯及可見,有如導至第七步的前六個步驟。」( 文一 13:10 ,胡健挺譯文)

另外,聖文德在描寫方濟所行的奇蹟時,敘述最後的一件個案,特別指出:「 … 方濟以一支狀似 T 的小木棍,觸摸痛處;膿瘡馬上痊癒,使他完全康復。更神奇的是,他在患處留下一個神聖的 T 標誌,作為奇蹟的記憶。當愛德或需要使他執筆的時候,聖方濟常以此標誌簽署其信件。」( 文一、論奇蹟 , 10:6 )

最後,聖文德作了以下的結論:「但是,看,我們的腦袋,漫遊於榮福聖父方濟的各種奇蹟,為了各式的故事而分心走意後,終於抵達了 T 十字、救恩的象徵。這是藉著十字的榮福模範僕人之功德,亦不無神聖的引導。由此我們明白到,正如當他還是在追隨基督的士兵中時,十字是他救恩功德的高峰;同時,他現在已與基督一起凱旋,十字就成為見證他光榮的基礎。」( 文一、論奇蹟 , 10:7 )「因此,十字的榮福模範僕人,你現在可以穩妥地去光榮十字的光榮。因為,你由十字開始,你按十字的規則前進,在最後你以十字結束。因十字的證據,你向所有信者顯示了,你在天上的光榮是多麼大。 …. 」( 文一、論奇蹟 , 10:9 )

回上top

(六)總結

聖安當團體,對方濟有了決定性的影響。對痳瘋病人的無私與自我犧牲服務的理想,最低限度在小兄弟會建立的初期,在 T 十字的敬禮中找到表達。聖方濟自己,就曾毫不含糊地肯定了這一點:「主曾委託我方濟兄弟,這樣開始做補贖:因為當我是在罪惡中時,看見痳瘋病人們,我看來過度苦澀。和主自己引領我到他們中間,和我待他們偕同 憐憫 。和自我離開他們,那我曾看來苦澀的,為我的靈魂和肉軀轉變成在甜蜜中;和以後,我延誤了不多久和離開了世俗。」( 遺囑 1-3 )故此, T 十字代表了他對貧苦人自我棄捨的服務。

聖方濟對聖體的敬禮,應該是受到雅各伯( Jacques de Vitry )主教相當大的影響。這位主教是十字軍的宣講者,也是 12 世紀在法國列日( Leige )地方創立的半世俗的女修道團體 Leige Beguines 的神修指導。這些修女們可保有私產,她們所許的誓言亦可隨時終止。聖方濟和雅各伯二人,是在 1216 年依諾森三世垂死時,相遇於他的病榻前。

方濟在給聖職人員、監督、人民首長、全修會及悔改兄弟姊妹的各封書信中,一再聲明敬重聖體及善領聖體的重要性。一方面,方濟慣於在書信中,以 T 記號簽署(如 聖職一 )。另一方面,他常把悔改與聖體聖事連在一起。類似「在悔改中生活、並領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聖體聖血」的勸諭,常出現在他所寫的書信中(如 信友一 )。悔改者額上的 T 標誌(則 9:4 ),在 1216 年以後,和方濟推行的敬禮聖體運動,應有密切關係。

聖方濟一定深受教宗依諾森三世講話的影響,以之作為對他個人的信息。教宗曾說:「憐憫將要賜予帶著 T 的人,那是一個悔改生活及在基督內更新的記號。」方濟願以 T 作自己的記號,並成為修會使命的標記。這 T 影響了他整個神修觀, 1215 年以後,他的神修以十字架及救贖為主。這也反映在他自編的禱文中,如苦難日課。悔改的 T 是他一個喜愛的講道主題,因為他認定自己是被教宗列入這運動;兄弟們有使命喚醒一切人作福音悔改,踰越進入基督(神性的踰越)。

公會議的經驗,令方濟認清自己以後的使命。默示錄( 7:4 )特別指明,額上有印記的,是「天主的僕人」。這個名稱,單是在方濟的 忠告集 中,就最少出現過二十二次。方濟以此來提醒「小兄弟」們,他們應有的使命。傳記作者,愛把「天主僕人」的名稱,貼在方濟身上;聖文德就稱他為「天主忠信的僕人及基督的僕人」( 文一 12:1 )。

回上top

 

(七)反省及行動

T 十字既來自聖經(則 9:4 及默 7:1-4 ),亦有豐富的教會傳統。它是方濟小兄弟會的會徽,亦是聖方濟自己的徽號。

傳記作者記載:「那時,兄弟們要求他教導他們祈禱,因為他們只以樸實的精神行事,還不會唸教會的日課經。方濟向他們說:『你們祈禱時要說我們的天父』;並說:『基督,我們朝拜你於普世所有聖堂內,並讚美你,因為你以你的十字聖架救贖了世界。』」( 薛一 45 ;見 文一 4:3 )另一傳記作者則指出,六位最初期的兄弟們,接受方濟的指派去傳教:「他們在路上,每次遇到教堂及十字架時,便跪地祈禱朝拜說:『至聖的主耶穌基督,我們在這裏,並在普世各地聖堂內,朝拜你,讚頌你,因為你以十字聖架,救贖了普世。』」( 三友 37 )「同樣值得驚奇的,是他們在何地見到十字聖架,或無論在地上、牆上、樹上或路旁的欄杆上的十字的記號時,亦如此行事。」( 薛一 45 )

我們在洗禮時就已領受了不可磨滅的印記,有如則 9:4 及默 7:1-4 所記載的。所以要愛護這印記,重視十字為救恩的記號,以 T 十字作為自己的徽號。

回上top

 

(八)與聖方濟同禱

主耶穌基督,

我們在你普世的聖堂內,朝拜你。

我們讚頌你,

因為你以聖十字架,救贖了世界。

方濟遺囑 5 )

回上top

 

 

附錄:

熱帶氣旋警告信號竹:戒備 (颱風信號:一號)

 

相關網頁:

方濟標誌系列

【更多】田明秀創作的TAU標誌

認識方濟主頁

方濟靈修

網站指南

 

 

 

 

T


This page is updated on 2008-08-28 更新

本網頁由方濟會(小兄弟會)中華之后會省及孟高維諾會區贊助。www.ofm.org.tw and www.ofm.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