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濟遺囑


方濟於1226年去世,他臨死前寫下此文件。

根據《佩魯賈傳說》(Legend of Perugia 或稱 The Assisi Compilation)的作者--那些「與他在一起」的兄弟--所論述,方濟在健康惡化、接近死亡的時候,曾口授了幾份文件,即所謂「遺囑」。有關席耶納(Siena)的,方濟提綱挈領地,繪畫出他福音洞見的基本原則;有關寶尊地(Portiuncula)的,方濟要求兄弟們,去特別關愛他們生活的這個特殊象徵;還有另一次,方濟提供了有關建造新房屋的指引。

而這一份號稱為「遺囑」的文件,是方濟深邃的智慧和洞見的基本表達。一般的傳統認定,這文件是方濟臨死時在寶尊地所寫的。文件內不同的類型,卻令人意味到,它是方濟在自己最後的一段時期內,於不同的時刻所完成的;內容是環繞著他那簡樸福音洞見,而引發的不同問題。

**另一譯本**


聖經引用

 

正文

 

參照

 

35:4

主賜我方濟兄弟,這樣開始做補贖:當我還在罪惡中時,見到痳瘋病人,為我極其苦楚。而主親自引領我到他們中間,我就對他們顯示了慈悲。自從離開他們以後,以前我感覺苦楚的,現在對我的身心都成為甜蜜的。不久,我便離開了世俗。 薛上17

文大2:6

  主賜我在聖堂內擁有這樣大的信德,使我能這樣簡單地祈禱說:「至聖的主耶穌基督,我們在這裡、並在普世的聖堂內,朝拜你,讚頌你,因為你以十字聖架救贖了普世。」  

 

列上4:30-31

 

 

 

 
 

 

6:63

此後,主曾經一度賜給我,現在仍然繼續,就是:使我對按照羅馬聖教會法規生活的司鐸們,擁有甚大的信德。因著他們所領受的聖秩聖事,即使他們迫害我,我仍願意投奔他們。

7 即使我有撒羅滿的智慧,而我遇到的是一些世俗中的可憐司鐸,我也不願違反他們的心意,在他們的堂區內講道。8 我願意尊重、愛戴及崇敬他們和其他司鐸,就像我的主人一樣。

9 我不願注視他們的罪過,因為我在他們身上,辨認出天主聖子;而且他們是我的主人。10 我這樣做,是因為在此世上,除了祂的至聖體血外,我不能親眼見到任何屬於至高天主之子的身體。而他們不但自己領受,亦祗有他們能將這至聖體血送與他人。11 我切願這些至聖奧蹟,受到超越一切的尊榮和敬重,並被供奉在珍貴的地方。12 不論在何處,我若在不恰當的地方,發現有主的至聖聖名、和寫有聖言的紙張,我就會檢拾起來,放在適當的地方。我也懇求其他人這樣做。13 我們應當崇敬一切神學家、和那些給我們傳播至聖聖言的人,尊重他們,就像是他們將神和生命傳給我們一樣。

 
  14主賜給我一些兄弟之後,並沒有人指示我應做何事;但至高者親自啟示我,應當遵照福音的方式生活。15我於是用簡樸的言詞寫出,也承蒙教宗的批准。  
16凡來接受這種生活的人,要將他們的一切所有,分施給窮人,並應滿足於擁有內外補綴的長衣一身、腰索一條及幾條短褲。17此外,我們不再奢望任何事物。18聖職兄弟,要如其同他聖職人員一樣,虔誦日課;非聖職兄弟則誦念天主經。而且,我們十分樂意居住在教堂內。19我們是簡樸的,並願意屈居於眾人之下。
20:34 20曾用我的雙手工作,現在我仍然樂意工作;我堅決命令所有兄弟有正當的工作。21凡不懂得工作的應當學習,這並非為貪得薪金,而是樹立善表,也為避免空閒。22如果人們不給我們工資,我們可以求助於主的餐桌,沿門行乞。  
得後3:16 23上主曾默示我向人致候的方式,我們要這樣說:「願主賜你平安!  

伯前2:11

24兄弟們應當小心謹慎,千萬不可接受,人為他們修築的聖堂、簡陋的住屋或其它任何東西,除非符合我們在會規內所應許的至聖神貧。他們在那堭`應如過路的客人,好像僑民和旅客  

 
 

10:23

25我以服從聖願,嚴厲命令兄弟們,不論身在何方,不要為了一座教堂、或一所房子、或藉口為了講道、或以避免迫害為理由,而膽敢向羅馬教廷請求書面保證。他們既不准親自去求,亦不可託別人代求。26如果他們在某地區不受歡迎,可以帶著天主的祝福,逃到另一個城去做補贖。  
  27我決心服從本兄弟會的總會長,和他給我指定的院長。28我願意作他手中的俘虜,如果沒有他的命令和旨意,我不能去任何地方或做任何事,因為他是我的主人。  
  29即使我是簡樸而且患病,我仍切願經常有一位司鐸,能按會規的指示,幫助我誦念日課。30兄弟們都有責任服從他們的院長,並按照會規誦念日課。  
  31各處的兄弟,為了服從聖願,若發現有人不按會規誦念日課,並企圖有所變更,甚或不信仰公教,就有責任把所遇見的這人,送交離他們最近的自治區區長。32自治區區長因恪遵服從聖願,要將這人日夜妥為看管,有如束上枷鎖的人,不讓他逃脫自己的掌握,一直等到能親自將他送交他的省會長。33省會長也因服從聖願,有責任將他交給那些看管他、像監禁一個囚犯一般的兄弟們,直到將他押送給歐司地(Ostia)的主教為止;這位主教是本兄弟會的主人、保護者兼懲教者。  
  34 兄弟們不可說:「這是另一款會規!」因為這不過是一項提醒,一個忠告,一種勸勉,也是我的遺囑。是我--你們的小兄弟方濟,為你們--我所祝福的兄弟們,所預備下來的;目的是使我們能以更公教的態度,來遵守我們所誓許的會規。  

4:2;13:1
35總會長和其他省會長及自治區區長,因服從聖願,不得在這些文字上,有所增刪36他們要將這著作連同會規,時常帶在身邊。37在各會議中誦讀會規時,也應誦讀這些話。38我以服從聖願,嚴格命令全體兄弟,無論是聖職者或非聖職者,不得在會規和這些話上加注釋說:「我們應當這樣了解。」39主既賜我能簡樸而純真地,說出並寫出了會規和這些話;同樣,你們也應簡樸而不加注釋地去了解,並以聖善的行動,遵行到底。  
27:27-28 40誰遵行這一切,願他獲得至高聖父,在天上的降福;並在地上充滿祂至愛聖子,偕同護慰的至聖聖神,以及天朝眾大能者和眾聖人的降福。41而我,卑小的方濟兄弟,你們的僕人,將會盡我所能,在你們的內外,鞏固這至聖的降福。  

胡健挺OFM譯

方濟遺囑(另一譯本)

1. 看,主如何賞了我方濟兄弟開始做補贖的思典。當我生活在罪惡中時,最厭惡見到癩病人;2. 但主親自將我領到他們中間,而我就慈愛地照顧了他們。3. 在離開他們的時候,以前對我好像是可憎惡的,此刻對我的心身都成了甘美的。不久我便離開了世俗。4. 主曾使我在聖堂內擁有這樣大的信德,我就這樣簡單地朝拜說:5. 至聖的主耶穌基督,我們在這裡並在普世的聖堂內,朝拜你,讚頌你,因為你以你的十字聖架救贖了普世。

6. 此後,主曾經並仍在賞賜我,使我對按照羅馬聖教規章生活的司鐸們擁有絕大的信德,因著他們的神品,即使他們窘難我,我仍願投奔他們。7. 即使我有撒羅滿一般大的智慧,即使我看到的是一些按世俗而生活的可憐司鐸,我也不願相反他們的心意,在他們所住的堂口裡講道。8. 我願意敬畏、愛戴、尊重他們及其他司鐸,就像我的主人一般。9. 我不願注意他們的罪過;因為在他們身上,我辨別出來的是天主聖子,而且他們是我的主人。10. 我之所以如此,因為在此世上,除了他的至聖體血外,我不能親眼見到至高天主之子的任何其它事物。而他們除自己領受這至聖體血外,唯有他們能將聖體送與他人。11. 我願這至聖的奧蹟在一切之上受到尊榮和敬重,並被安置在裝修得體的地方。12. 不論在何處,若我發現寫有主的聖言的字紙,丟在不相宜的地方,我要將它們檢起來,並要求別人將它們檢起來,放在適當的地方。13. 凡是神學家和那些給我們傳播天主至聖聖言的人,我們應當尊他們,就像他們是將神和生命傳給我們的人一般。

14. 主將弟兄們委託與我之後,並無人指示我應做何事。但至高者親自啟示了我:應當遵照福音而生活;15. 我遂令人用簡單的言語寫出,而為教宗所批准。16. 凡來參加我們這生活方式的人,將他們所能有的產業,悉數施給窮人;祗以內外補綴的長衣一身,腰帶一條,褲子幾條為滿足。17. 此外我們再不願有其他物事了。

18. 神職弟兄猶如其他神職人員虔誦日課;非神職弟兄則誦「天主經」。我們樂意居住在聖堂內。19. 並以樸實和順對待他人。20. 我曾用我的雙手工作,而且我樂意工作;我堅決地要所有弟兄有正當的工作。21. 凡不會工作的應當學習。並非為貪得薪金,而是要給別人樹立善表,避免空閒。22. 如果人們不給我們工資,我們可以求助於主的餐桌,就是沿門行乞。

23. 主曾默示了我向人致候的方式:願主賜你平安!24. 人們給弟兄們修築的聖堂,簡陋的住屋等,倘若不符我們在會規內所許下的至神貧;弟兄們萬不可接受。且他們不論居住何處,常應如過路的客人、異鄉人和流浪者(伯前二11,詠三八13)。

25. 我以聽命聖願嚴禁弟兄們為了一座聖堂,一所房子,甚或藉口為了講道,為了避免迫害等而向羅馬教廷請求書面保證,他們既不應自己去求,亦不應央求別人代求。26. 倘他們在某地區不受人的歡迎,可以帶著天主的祝福逃隨另一個地方做補贖。27. 我決心服從本兄弟會的總會長和他給我指定的院長。28. 我願意完全受他的約束,沒有他的命令和他的旨意,我不得絲毫有所作為,因為他是我的主人。

29. 縱然我不學無文而且患病,可是我願經常有一位司鐸,按會規的指示,幫助我誦日課。30. 弟兄們都有責任服從他們的院長,並按會規誦日課,31. 倘發現有人不按會規誦日課,並企圖有所變更,甚或不信仰公教,各處的弟兄若遇見了這樣的人,因了聽命的聖願,有責任將這人送交離他們較近的院鑒。32. 院長因了聽命的聖願有責任將他日夜當作犯人一般看管起來,不讓他逃脫自己的掌握,一直等到能親自將他送交他的省會長。33. 省會長也因了聽命聖願有責任使弟兄們,像對一個囚犯一般,日夜看守著他,直到將他送交歐司替(Ostia)樞機為止。這位樞機是本兄弟會的保護人兼糾正者。

34. 弟兄們不可說:「這是一項新會規」,不,這不過是個提醒,一個忠告,一種勸勉,也是我的遺囑,是你們的小兄弟方濟、我,對我所祝福的弟兄、你們,所說的話,目的是要我們嚴格遵守我們誓許與主的會規。35. 總會長和其他會長及院長,因了聽命的聖願,不得在這些文字上有所增加和刪除。36. 他們要將這遺囑連同會規時常帶在身邊。37. 在各會議中讀會規時,也應讀這遺囑。38. 我以聽命的聖願,命令全體弟兄,神職者或非神職者,不得在會規和這遺囑上加註腳說:這應當如此解釋。39. 主既賜我單純而樸實地說出並寫出了會規和這遺囑,同樣,你們也應單純而不加註釋地來了解它們,並以聖善的行動一直到底地去實行。

40. 凡遵行這一切的人,願他們在天上獲得至高聖父的降福,在地上充滿衪至愛聖子,偕同護慰的聖神,以及天朝眾大能者和諸聖人的降福。41. 而我,方濟兄弟,你們卑小的僕人,又盡我所能,在你們內外鞏固這至聖的降福。阿門。